DGIP 智卫网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 China Trademark & Patent Law OfficeDGIP security of IP
联系我们在线咨询会员中心网站地图
China Trademark & Patent Law Office, Dongguan Branch
返回首页 最新消息 案件擂台 在线咨询 成功案例 客户服务 商标展示 知识产权论坛
 
账 号:
密 码:
 
 
 
     
  信 息 详 情 当前位置:首页>>最新消息>>详细信息
星源公司诉青岛星巴克商标侵权案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法律部 发布时间:2007-2-27 阅读:3206

星源公司诉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商标侵权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青民三初字第11号
原告星源公司(STARBUCKS CORPORATION),住所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南犹他2401号(2401 Utah Ave. South,Seattle,WA 8134)。
      法定代表人MartinDavid M Landau,职务国际总裁。
      委托代理人傅强国,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军,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住所青岛市市南区香港西路48号海天大酒店。
      法定代表人吕成锐,职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俞建国,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高军绪,山东海之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星源公司(STARBUCKS CORPORATION)与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杨军,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俞建国、高军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星源公司创立于1971年,以咖啡为主营业务。自在美国西雅图开设第一家STARBUCKS(星巴克)咖啡店开始,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截止2002年底,公司在全球拥有5900余家STARBUCKS(星巴克)咖啡店,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并于1992年在美国那斯达克挂牌上市,股价不断攀升,表现出色。原告星源公司已成为全球著名的咖啡连锁经营企业,STARBUCKS(星巴克)成为全球闻名的咖啡品牌。1976年7月,原告星源公司在美国申请注册了第一个“STARBUCKS”商标,至今,原告星源公司陆续在世界125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STARBUCKS”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达20个类别。同时,又在全球105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STARBUCKS (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达22个类别,并且在部分国家和地区注册了“STARBUCKS COFFEE”商标。原告星源公司向广大消费者提供精良的品质、优质的服务和独特有效的管理经营模式,并进行积极有效的STARBUCKS(星巴克)咖啡店和产品的市场推广和宣传,取得令人惊叹的成绩。各国媒体对原告星源公司的管理方式、经营理念、销售业绩和以STARBUCKS(星巴克)品牌为标志的咖啡文化进行了大量宣传报道,STARBUCKS(星巴克)咖啡和STARBUCKS(星巴克)品牌无处不在,已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咖啡零售商,“STARBUCKS”、“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图形)”及“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在全球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及良好的声誉,成为广大消费者认可和熟知的驰名商标,在中国、中国台湾地区及韩国等国家同样受到过驰名商标保护。
      2000年2月21日,原告在中国注册“星巴克”商标,核准类别第42类,该商标分别在42、30等5个商品类别上注册;1996年5月14日,原告在中国注册“STARBUCKS”商标,核准商品类别第42类,该商标分别在42、30、35类等15个类别上注册; 1996年6月28日,原告在中国注册“STARBUCKS(图形)”商标,核准类别第42类,该商标分别在42、30类等7个商品类别上注册。2003年1月7日,在中国分别注册 “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核准商品类别第42类。2002年12月21日,在中国注册“FRAPPUCCINO” 商标;2003年3月21日,在中国注册“YUKON BLEND”商标。
      1999年,原告星源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发展,短短四年多时间,星巴克咖啡连锁店在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的总数已超过70家,营业收入及利润额节节上升。自北京国贸中心第一家门店开业以来,原告一直在饮料和食品包装、咖啡用具、店堂设计和对外宣传等方面使用 “STARBUCKS”、“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和“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并为宣传星巴克咖啡系列而投入大量的广告宣传和促销费用。国内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星巴克咖啡连锁店在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功,星巴克咖啡店已成为人们商务会谈、会友和休闲的首选场所。“STARBUCKS”、“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和“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在中国同样具有极高的驰名度。
      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于2003年10月23日设立,公司字号为“星巴克”,同原告在咖啡类商品及服务项目上的注册商标“星巴克”完全相同。其经营范围是中西餐、咖啡、酒吧及配套服务,同原告“星巴克”注册商标的指定商品和服务相同或类似,特别被告的企业名称中包含“咖啡”,直接向消费者指示其经营的内容。被告分别在位于青岛市香港西路48号海天大酒店和香港中路43号华侨国际饭店(山东丝绸大厦)内开设咖啡馆进行经营,在上述两处门店外的招牌、围墙和玻璃及店内的海报、灯箱、发票、收银条、名片、餐巾纸等处均使用了与“星巴克”、“STARBUCKS”、“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图形)”和“STARBUCKS COFFEE(图形)”、“FRAPPUCCINO”、“YUKON BLEND”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同时,被告还在两处门店内醒目处摆放大量袋装星巴克咖啡豆,并向顾客介绍自己的咖啡店与上海的STARBUCKS COFFEE(星巴克)同属一家公司。
      原告认为,被告在明知 “STARBUCKS”、“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和“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是原告的注册商标,并且明知这些商标在咖啡类商品和服务项目上具有极高驰名度的情况下,仍将原告的“星巴克”商标作为企业的字号,同样经营咖啡类商品及服务,并直接将“咖啡”用于其企业名称中,同时还在经营活动中大量、商业性使用与“星巴克”、“STARBUCKS”、“STARBUCKS COFFEE”、 “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FRAPPUCCINO”、“YUKON BLEND”等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被告的上述行为足以引起相关公众误认为被告所提供服务的来源,误认为被告是原告在青岛开设的企业或商标的被许可人,或误认为被告与原告存在某种联系,构成了对原告“星巴克”、“STARBUCKS”和“STARBUCKS(图形)”等商标权的侵害。同时,被告还采取在两处门店内醒目处摆放大量袋装星巴克咖啡豆,向顾客介绍自己的咖啡店与上海的STARBUCKS COFFEE(星巴克)同属一家公司等虚假宣传手段。被告的行为具有明显“搭便车”的故意,违反诚实信用的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提倡和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等相关法律、国际公约的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1、确认被告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星巴克”字号构成对原告“星巴克”注册商标的侵权,并停止使用含有“星巴克”字号的企业名称;2、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 “STARBUCKS”、“星巴克”、“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 COFFEE(图形)”、“FRAPPUCCINO” 和“YUKON BLEND”等商标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立即停止使用并销毁侵权物品以及所有与上述商标相同或相似的标识;3、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的行为;4、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00元人民币,并且支付原告合理支出费用和律师费共计人民币400,000元,两项合计人民币900,000;5、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1、“星巴克”商标是未使用的普通商标,普通注册商标与企业名称受不同法律保护,被告使用其依法经核准注册的企业名称不构成商标侵权。原告也无原件证据证明其为“星巴克”商标的权利人, “星巴克”商标在中国未使用。原告亦没有许可使用的证据;2、被告的合法行为依法应受法律保护。被告依法进行企业名称的核准注册和完整、规范地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应受法律保护。被告并未突出使用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不构成侵权;3、“STARBUCKS”商标不是驰名商标。“STARBUCKS”商标以及原告主张的其他相关商标在国际上和在中国境内都没有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记录,不是驰名商标。且根据中国商标法第13条仅禁止外国驰名商标在中国的中文翻译被注册或使用,对作为企业名称使用没有任何限制。并且,“星巴克”与“STARBUCKS”没有对应关系,“STARBUCKS”可以分别翻译成“史塔巴克斯”、“星源”、“星元”、“男明星”等,在台湾注册被翻译成“Shi Ta Ba Ke Si”。“星巴克”商标在中国注册时间很短,更不是驰名商标。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在国际上拥有诉状中所称的“STARBUCKS”“STARBUCKS COFFEE”等系列商标。从原告提供的证据看,在国际上,这些商标的权利人都不是原告。并原告对中国企业没有“STARBUCKS”等相关商标的使用许可,也无权许可;4、原告在中国没有一家投资企业。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北京美大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等都不是原告投资的公司,跟原告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刚在青岛注册成立的青岛美国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跟原告亦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到目前为止,原告在中国境内没有一家投资企业。被告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或侵害;5、原告在诉状中的陈述事实虚假。比如原告不是成立在1976年7月,而是成立在1985年11月9日。所以在美国注册的“STARBUCKS”等商标不是原告所拥有。且根据原告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另一个案子中提供的证据,在美国第42类、21类是由STARBUCKS COFFEE COMPANY(星源咖啡公司)注册,而而非STARBUCKS CORPORATION(星源公司)注册。第42类上的图型商标是由STARBUCKS U.S BRANDS CORPORATION(星源美国品牌公司)注册,与原告没有关系。因此,这些商标的权利人并非原告。另外,原告所宣传的国际投资、营业、广告、注册等情况也都不是真实的,与原告也无关。世界500强名单中没有原告。原告所宣称的“STARBUCKS”等商标是否在国际上使用过,及是否知名的情况也没有任何证据加以证明。在国际上原告也从未对中文“星巴克”商标有过注册记录;6、原告所称被告的企业名称侵犯其商标权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被告合法使用其企业名称,并未突出使用,因此,并不构成对“星巴克”商标权的侵犯;7、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也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8、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和支出费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原告星源公司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共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原告证明在世界范围内注册“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商标的的证据。包括证据1、商标注册证;证据2、公证书;证据3、商标保护与许可协议(正本及修订本);证据4、华盛顿州州务卿Sam Reed出具的证明;证据6、商标汇总情况。原告提供上述证据证明,星源(STARBUCKS)公司1971年起使用“STARBUCKS”商标,并于1976年7月16日在美国注册第一个“STARBUCKS”后,在世界各国和地区注册了“STARBUCKS” 、“STARBUCKS(图形)”、“STARBUCKS COFFEE(图形)”、“星巴克”商标的事实。
      二、原告在中国注册“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FRAPPUCCINO”、“YUKON BLEND”商标的证据。包括证据5、商标注册证书及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补充证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的商标公告。
      三、原告认为其“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到保护记录以及中国工商机关保护的证据。包括证据7、台湾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商标异议审定书(文号:中台异字第G00900093号,公证书号:1869);证据8、台湾经济部中央标准局商标异议审定书(文号:中台异字第850308号,公证书号:1870);证据9、台湾经济部中央标准局商标异议审定书(文号:中台异字第850486号,公证书号:1872);证据10、台湾经济部中央标准局商标异议审定书(文号:中台异字第850547号,公证书号:1871);证据11、韩国知识产权办公室商标异议决定书,(2003)韩认字第0015553号认证书;证据12、韩国知识产权办公室商标异议决定书,(2003)韩认字第0015554号认证书;证据13、中国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第2001016944号“STARBUCKS COFFEE 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证据14、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域名争议解决中心裁决书(案号:CND-2004000032);证据15、哈尔滨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处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据16、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商标驳回通知书;证据17、情况说明。
      四、原告证明国际及中国各大媒体对“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品牌的宣传报道的证据。包括证据18、《商业周刊》报道(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公证书,(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5404号);证据19、《财富》报道(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公证书,(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5405号);证据20、《福布斯》报道(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公证书,(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5479号);证据21、FORTUNE》(财富)杂志,(2004)美领认字第0005884号;证据22、《BRANDWEEK》(品牌周刊)杂志,(2004)美领认字第0005884号;证据23、其他世界媒体报道;证据24、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公证书,(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5406号;证据25、中国的人民日报、法制日报、中国证券报、北京晚报、新闻晨报等著名媒体的报道;证据26、原告星源(STARBUCKS)公司使用“星巴克”品牌产品在中国2001、2002年度的总市场推广费用,深办第14033号公证文书。
      五、原告证明其在世界各国家和地区及中国的经营情况的证据,包括:证据27、星源公司1997年至2003年度年报,(2003)美领认字第0013021号、(2004)美领认字第0005612号认证书;证据28、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华盛顿特区20549登记表10-K,(2003)美领认字第0013021号,(2003)美领认字第0013021号;证据29、北京美大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工商资料;证据30、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工商资料;证据31、美心星巴克咖啡餐饮(深圳)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工商资料;证据32、美心星巴克咖啡餐饮(广东)有限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工商资料、证据33、北京美大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1998年-2002年年度审计报告;证据34、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2000年至2003年审计报告;证据35、美心星巴克咖啡餐饮(深圳)有限公司2002会计年度审计报告。
      六、原告证明被告侵权行为的证据,包括:证据36、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证据37、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9373号公证书;证据38、上海万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据39、北京正理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
      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出具的(2004)沪黄一证经字第9373号公证书记载,2004年10月11日,原告的代表与该公证处的两名公证员分别到被告位于青岛市香港西路48号和香港中路43号的两处营业场所进行了拍照,并提取了餐巾纸和名片,期间,申请人的代表以普通消费者的名义问女营业员:“你们是否与上海的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同属一家公司”,营业员回答:“是的”。
      七、原告请求赔偿的证据,包括:证据40、2004年10月28日,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支付保全证据公证费人民币3,000元的发票;证据41、翻译费发票;证据42、原告委托律师和公证员赴青岛调查被告侵权情况、原告律师到青岛立案时所发生时支付的差旅费发票,合计人民币12102.9元;证据43、原告本案支付律师费40万元人民币的发票。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理由,提交以下证据:
      一、被告为证明其企业名称系合法取得,不构成侵权的证据,包括:证据1-1、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证据1-2、青岛市市南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关于对“青岛星巴克餐饮有限公司”可行性研究报告、章程的批复;证据1-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证据1-4、企业名称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证据1-5、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商标权与企业名称冲突分析文章;证据1-6、杭州张小泉剪刀诉南京张小泉刀具厂案例分析文章。
      二、被告证明原告实际成立时间的证据,证据2-1、星源公司的存在/授权证明及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
      三、被告证明“STARBUCKS”、 “STARBUCKS COFFEE”商标在美国不属于原告所有的证据,六份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商标注册簿中英文本。
      四、被告证明“STARBUCKS”和“星巴克”之间无对应关系的证据,证据4-1、原告的诉状和原告的商标注册证;证据4-2、“斯塔巴克斯”商标档案;证据4-3台湾商标注册证。
      五、被告证明其合法使用企业名称、不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证据,包括证据5-1、被告的店堂照片;证据5-4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章程;证据5-5上海星巴克咖啡馆餐饮有限公司企业基本信息。
      六、被告认为原告的赔偿没有法律依据的证据,包括证据6-1、上海市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证据6-2、上海闸北区人民法院(2003)闸民一初字第2283号民事判决书;证据6-3、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3)沪二中民一终字第2565号民事判决。
      七、被告证明北京美大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和青岛美国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的投资主体并非原告的证据,包括补充证据1-1、青岛美国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章程和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补充证据1-2、股权转让合同和青岛市市南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文件;补充证据1-3、登记机关核准事项和青岛美国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章程的修改;补充证据1-4、北京美大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工商资料;补充证据1-5、《半岛都市报》和《青岛早报》的报道以及阳光百货杂志(2005 No.6总第6期)封面及内页;补充证据1-6、被告从美国Starbucks Coffee Company购买咖啡豆的商品销售收银小票及翻译;补充证据1-7、购买优肯(YUKON)咖啡豆和咖啡豆包装物。
      八、被告证明原告并非世界500强的证据,被告补充证据9、财富杂志。
      本院受理本案后,原告提出证据保全申请,申请法院查封、扣押被告使用的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的灯箱、玻璃、海报、菜单、发票、收银条、名片、餐巾纸、袋装咖啡豆等物品,以及被告自开业起至今所有的电脑收银机收款记录、进货凭证、销售记录及与经营有关的财务记录、财务帐册。本院于2004年12月15日作出(2005)青民三初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分别到被告位于青岛市香港西路48号和香港中路43号的经营场所进行证据保全,对被告店面、店内设置进行拍照、录像,提取了被告的名片、陈列的袋装咖啡等物品,并要求被告在规定期限内提交财务帐册,但被告未按要求向本院提供其财务帐册。
      经审理查明:原告星源公司(STARBUCKS CORPORATION)系在美国华盛顿州注册的公司,自1996年起原告陆续在中国注册了“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FRAPPUCCINO”、“YUKON BLEND”等商标,其注册的情况见下表:
商标名称
注册号
注册日期
类别
核定商品/服务
STARBUCKS
839975
1996-5-14
服务、42
咖啡馆,餐馆
2010336
2002-12-21
服务、42
餐厅,酒吧,咖啡馆及咖啡店服务等
926045
1997-1-7
商品、30
咖啡,咖啡饮料等
星巴克
1367394
2000-2-21
服务、42
餐馆,咖啡馆,咖啡店等
1369000
2000-2-28
商品、30
咖啡,人造咖啡,咖啡饮料等
STARBUCKS
(图形)
851969
1996-6-28
服务、42
咖啡馆,餐馆
926050
1997-1-7
商品、30
咖啡,咖啡饮料等
STARBUCKS COFFEE(图形)
2010346
2003-1-7
服务、42
餐厅,咖啡馆及咖啡店服务等
2011962
2003-3-21
商品、30
咖啡(磨碎及全豆),咖啡饮料
STARBUCKS COFFEE
2010341
2003-1-7
服务、42
餐厅,咖啡馆及咖啡店服务等
2010344
2003-1-7
服务、42
餐厅,咖啡馆及咖啡店服务等
FRAPPUCCINO
2010335
2002-12-21
服务、42
餐厅,咖啡吧,咖啡店服务,咖啡馆等
1423706
2000-7-21
商品、30
咖啡和咖啡饮料等
1618991
2001-8-14
商品、30
茶,冰淇淋等
YUKON BLEND
2011963
2003-3-21
商品、30
磨碎及全豆咖啡饮品,茶等
      上述“STARBUCKS”、 “星巴克”、 “STARBUCKS COFFEE”(“COFFEE”放弃专用权)、“FRAPPUCCINO”、“YUKON BLEND”等商标,均为文字商标; “STARBUCKS(图形)”商标由两个同心圆组成,中心圆内有美人鱼像,两圆之间的环形为绿色,在环形中部对称的位置有两个白色的五角星,环形上方为白色“STARBUCKS”文字,该商标注明指定颜色、两颗星不再专用范围内;“STARBUCKS COFFEE(图形)”商标的形式与“STARBUCKS(图形)”商标相比,环形下方带有“COFFEE”文字,其他部分相同,但该商标中的“COFFEE”放弃专用权。在本案审理期间,上述商标均在有效期内。原告在中国注册的STARBUCKS、星巴克等商标,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在国内,在与咖啡零售、消费有关的领域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是知名的咖啡服务及商品品牌。
      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0月23日,公司类型为外商独资企业,其投资人为美籍华人吕成锐,经营范围:中西餐、咖啡、酒吧及配套服务。公司成立后,被告分别在位于青岛市香港西路48号海天大酒店和香港中路43号山东丝绸大厦内开设咖啡馆进行经营,在二处经营场所外的醒目位置上,标有公司名称“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及公司圆形标记,该圆形标记由两个同心圆组成,中心为一只倾斜的咖啡杯,两圆之间的环形为绿色,在环形中部对称的位置有两个白色的五角星,环形上方和下方分别带有“COFFEE”以及“咖啡”文字。在海天大酒店处,还标有“QINGDAO S A S U K COFFEE F&B CO. LTD.”英文名称,并设有带公司圆形标记的灯箱。在山东丝绸大厦处,在公司的名称上,还标有“美国咖啡”四个字。在其经营咖啡馆中使用的餐巾纸、向顾客散发的名片上除印有公司的标记、名称外,还印有“青岛星巴克咖啡”以及“QINGDAO STARSBUCK COFFEE”文字;在店内的海报中,有“美国星巴克咖啡”文字;在使用的价格单上,印有“沁凉系列 STARBUCKS ON ICE”、“星冰啡系列 FRAPPUCCINO ICE BLENDED COFFEE”和“优肯综合咖啡 Yukon Blend Coffee 30元/杯”等字样;在向顾客出具的发票中单位名称栏,印有“星巴克餐饮”、“星巴克咖啡”文字。同时,被告还在经营的咖啡馆内陈列一些袋装“STARBUCKS”品牌的咖啡豆。
      本院认为,原告星源公司在中国注册的“STARBUCKS”、“STARBUCKS(图形)”、“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FRAPPUCCINO”、“YUKON BLEND”等商标,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受中国法律的保护。其中,“STARBUCKS”、“星巴克”等均为臆造的文字,是知名度较高的商标,当其用于与咖啡有关的商品或者服务上时,具有较强的显著性,为相关公众所熟知。
      被告是在中国工商机关登记注册的外资公司,经过合法注册的企业名称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其前提是,该名称为合法取得且不侵害他人的在先权利,当其使用的字号侵犯了他人的在先权利,并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时,被告就不能以合法注册,作为免除其侵权责任的抗辩理由。被告的公司名称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该类行为构成侵权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2、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3、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被告已经将原告在先注册商标“星巴克”相同的文字作为其公司的名称使用,且同样从事咖啡馆的经营。因此被告是否构成侵权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的使用是否为突出使用,且该使用行为是否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由于“星巴克”三字并非通用名称,具有较强的显著性,被告将其企业名称用较大的字体在经营场所外的墙壁上醒目的位置悬挂,尽管是企业的全称,但鉴于原告“星巴克”注册商标所具有的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被告以这种方式使用其企业名称的行为,无非是吸引消费者对其中最具有显著部分的“星巴克咖啡”文字的注意力。再结合被告在其发票、名片、纸巾等处使用了“星巴克咖啡”、“星巴克餐饮”、“青岛星巴克咖啡”等文字,应认定被告突出地使用了“星巴克”三个字。此外,被告的二处经营场所设在的宾馆附近,是咖啡消费者经常光顾的场所,由于被告突出的使用了原告的注册商标,并在其经营的场所内摆放了大量的“STARBUCKS”品牌的咖啡豆,该行为容易使相关的消费者错误地认为被告经营的咖啡店是原告特许经营咖啡店,对被告提供的服务和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被告作为咖啡店的经营者,应当知道原告注册商标的知名程度,却将原告“星巴克”注册商标作为商号使用,并从事经营方面的营利行为,其主观过错明显,该行为事实上盗用了原告基于该商标所产生的良好声誉,有悖于诚实信用的市场竞争理念。综上,被告将“星巴克”作为企业名称使用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星巴克”商标权的侵害。
      被告在其经营咖啡馆中使用的餐巾纸、海报、向顾客散发的名片上印有“青岛星巴克咖啡”、“美国星巴克咖啡”以及“QINGDAO STARSBUCK COFFEE”文字;在使用的价格单上,印有“沁凉系列 STARBUCKS ON ICE”、“星冰啡系列 FRAPPUCCINO ICE BLENDED COFFEE”等文字,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FRAPPUCCINO”相同或者近似文字,因此,被告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类别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构成对原告“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STARBUCKS”、“FRAPPUCCINO”商标权的侵害。
      关于被告使用的圆形标志是否侵害了原告“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图形)”商标权的问题。由于二者的表现形式存有差异,不构成相同,因此,二者是否构成近似是认定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前提。本院认为,被告在其店面上使用该圆形标志的意图在于,与本案涉及的其他侵权行为相结合,营造一种与原告特许的经营店相近的经营环境,使相关的消费者产生混淆。尽管该标记与原告的两个注册商标相比,中心的图案存有差异,原告的注册商标的图案为美人鱼,被告的为倾斜的咖啡杯,且不同的部分占据了图案的中心位置,但两者外形和颜色上相同,该标志作为一种视觉识别的标志,其外形及颜色往往是最能吸引消费者最初的注意力。在没有和原告注册商标相比对的条件下,一个普通的消费者不施以特别的注意力容易产生混淆,结合被告实际使用该标志的周围环境,应当判定二者构成近似。据此,本院认为被告的该行为构成对原告“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图形)”商标权的侵害。
      关于被告在菜单中在使用“优肯综合咖啡 Yukon Blend Coffee 30元/杯”行为,是否侵害原告“YUKON BLEND”商标权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的该商标使用在其生产销售的一种混合的咖啡豆产品上,根据被告的陈述以及提供使用过的带有该商标的咖啡豆包装,可以看出,在没有相反的证据下,应当认定被告在其菜单中标明的“优肯综合咖啡 Yukon Blend Coffee 30元/杯”,即向顾客提供的该种饮用咖啡,系使用了原告或者原告授权企业生产的“YUKON BLEND”品牌的咖啡豆磨制,因此,被告在菜单中使用“优肯综合咖啡 Yukon Blend Coffee”文字的行为,意图在于向顾客指明其出售的饮用咖啡原料的来源,是对原告该商标的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
原告认为被告在两处门店的店堂内摆放大量袋装星巴克咖啡以及诉称的商标侵权行为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本院认为,由于本院已经将“被告在两处门店的店堂内摆放大量袋装星巴克咖啡”这一事实,作为判断被告将“星巴克”作为其字号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的依据,因此不再单独就该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进行审理;关于原告诉称被告的商标侵权行为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的该请求与商标侵权的请求基于被告同一行为,是请求权的竞合,本案中,在原告的商标侵权请求已基本得到支持的情况下,对原告提出的不正当竞争的请求,本院同样不予审理。此外,鉴于本案被告使用原告注册商标侵权行为的类别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原告的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不是本案商标侵权构成的前提,因此,不再就原告的商标是否驰名进行判断和论述。
      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的经济损失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为被告因侵权所获利益50万元,另一部分为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费用,包括律师费及因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40万。本院在证据保全的过程中,曾要求被告提供出其经营的帐册并对其告知了不履行裁定的法律后果,但被告拒不提供,因此被告因侵权所获的利益本院无法查清。本院根据本案原告该商标的特点、被告经营的时间、规模、被告侵权的情节、原告因诉讼支出的律师费以及其他合理费用并考虑到被告拒绝提供其财务帐目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
      综上,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相同的类别上,将原告“星巴克”注册商标作为其字号使用,且在经营过程中,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似的文字和标识,已构成对原告的“星巴克”、“STARBUCKS”、“STARBUCKS(图形)”、 “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FRAPPUCCINO”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被告应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九条第二款、第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停止将“星巴克”作为其公司的字号,并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到工商登记机关办理名称变更手续;
      二、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停止对原告“星巴克”“STARBUCKS”、“STARBUCKS(图形)”、 “STARBUCKS COFFEE(图形)”、“STARBUCKS COFFEE”、“FRAPPUCCINO”商标权的侵害;
      三、被告青岛星巴克咖啡餐饮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
      四、驳回原告星源公司(STARBUCKS CORPORATION)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010元,由被告承担10900元,原告承担3110元;证据保全费3000元,由被告承担。原告已预交上述费用,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139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可以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可以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牟 乃 桂
审 判 员 曹 波
代理审判员山 桥
二OO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记 员 郭 静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 | 公司概况 | 业务领域 | 成功案例 | 售后服务 | 法律法规
X
商标咨询
商标顾问一
商标顾问二
商标顾问三
商标顾问四
商标顾问五
专利咨询
发明一
发明二
实用新型一
实用新型二
外观设计一
外观设计二
著作权咨询
著作权顾问一
著作权顾问二
著作权顾问三
法律事务
法律事务咨询
项目申报
驰名著名商标
高新科技项目